3,952 公尺的不滅情誼

  • 2000-01-02

This is an image
相約每年征服一座百嶽,為彼此見證人生的里程碑。

第六屆 史靜芬

  也許各位無法置信我們畢業前夕的一句玩笑話竟可成真!竹一 組八人確實完成了玉山之行的創舉。建泰是本次創舉的最大功臣,從行前的激勵與重罰措施、準備過程中不時催促我們運動以鍛鍊體力並安排數次行前說明會……鉅細靡遺的提醒。我們這一群均已年過四十的同學,不知為了面子或裡子,竟全員到齊!在 7 月 9 日的上午齊聚交大校門口蓄勢待發、信心滿滿、興致勃勃。 我們的行程是三天二夜,為了避開擁擠的上山人潮,建泰特安排週六至週一的行程。申請入山許可證必須排隊抽籤,不知是建泰是天生福星還是手氣太好,他竟然一抽就中?對我們而言,這不知是個好消息還是個壞消息?從六月畢業至成行前,大家都在等待是否有人提出取消的建議。日子一天天逼近,在面子考量下,我們只好硬著頭皮上場了。

  7 月 9 日我們先到嘉義奮起湖下福財兄老家叨擾,福財兄請我們去吃嘉義有名的土窯雞,一行 人吃得酒足飯飽,一付開心郊遊模樣,臨走前還不忘說要帶二隻土窯雞到玉山上享用,以為爬玉山就如鄰家小山丘一樣來去自如。7 月10 日我們早早起床,來到玉山登山口摩拳擦掌,大家體力不知如何,但行頭架勢十足。因為出發前二週,眼見破局無望便相約去一家登山用品店大肆採購一番:從登山鞋、登山背包、排汗衣褲、防雨外套等等,一應俱全。

  我們這群年過四十的豪華登山團,除了請嚮導幫我們背公糧外,還請了一位山青幫忙背私人行囊,與途中相遇的許多重裝備人士相比,簡直輕鬆自在多了。在輕裝簡從的情況下,八個小時的行進仍令我們走得氣喘噓噓,實在不得不承認歲月不饒人。登山嚮導在一週二次的頻率下,已來回玉山 400 多趟,山路猶如平路,健步如飛。山青背負我們八人的行囊,卻總能在到達目的地後睡完一覺後才見我們一行人姍姍抵達,實在不得不令我們甘拜下風。從塔塔加登山口到排雲山莊為 8.5 km,因是山路又有高度的攀爬,看來路程不長但走起來非常辛苦。從上午 9:00 起程到下午 4:00 抵達排雲,約時 7-8 小時。所幸這段路程均在海拔 3,500 公尺以下,空氣不致太稀薄,走起來雖累卻還不太痛苦。

  我們到達排雲山莊後,明顯感到寒冷,氣溫約 10 度,各式保暖外套、頭套、手套、圍巾紛紛出爐。嚮導兼保姆為我們準備了熱開水取暖,並用帶上山的公糧為疲累不堪的我們準備了火鍋大餐。可以在海拔 3,500m 的寒冷高山上吃熱騰騰火鍋,舒緩的熱氣遠比火鍋的內容物更為重要。山上水資源缺乏,刷牙洗臉都只能取用山泉水,更遑論想洗澡了。山上電力資源不足,排雲山裝入夜後 8:00pm 即告熄燈。為了儲備第二天凌晨攻頂的體力,我們一行人帶著一身臭汗早早上床。無奈滿室臭汗味、硬板床加上睡袋實在已不適合我等年紀者使用,加上大通舖鼾聲四起、交響樂聲此起彼落,適合睡眠指數直逼零。

  凌晨 1:30am 摸黑起床,2:00am 摸黑出發攻頂,大家頂著頭燈、身背攻頂小背包、手持登山杖,展開最驚險的最後一段 2.4km 的攻頂行程。最後 2.4km 的路程有 500m 的落差,加上 3,500m 以上的高山空氣明顯稀薄許多,不斷攀爬的行進使我們呼吸困難,氣喘難耐,幾乎每走幾十公尺就必須休息調氣,行走極為緩慢。攻頂之路山風落石不斷,最後 100m 幾乎無法行走,而是以雙手雙腳攀爬而上。一路上摸黑前進,一面是懸崖一面是峭壁,我們拉著前人釘好的鐵鍊亦步亦趨。黑暗的視線正好遮蔽我對高度的恐懼,否則有懼高症的我眼見身旁的斷崖一定會腿軟。

  清晨 5:00am 我們終抵玉山主峰,登頂成功。登玉山而小天下,玉山日出隔外壯觀,玉山美景盡收眼底。玉山主峰是玉山群峰中最高峰,而我們身處在最高峰的最高點,自然覺得凡塵俗事盡在腳下。欣喜若狂的我們趕緊拿出事前早已準備好的交大 EMBA 大字報宣傳並虛榮一下,每個人都在玉山主峰頂留下個人英姿,有人說要放大佈置辦公室、有人則說日後要提供此照片予媒體專訪....此時感覺一切辛苦極為值得!

  清晨 7:00am 我們從玉山主峰下山,才驚覺數小時前摸黑上山的路如此驚險,不禁懷疑自己是怎麼上來的?上山容易下山難,回到排雲山裝已約 9:00am,稍事休息後便一路飛奔而下。經歷過 3,952m 玉山主峰上稀薄的空氣,下山回程的 路感覺好似氧氣份外充足,充足的氧氣加上堅強的毅力,我們雖然疲憊至極卻仍然能以 3 小時的速度狂奔回登山口,連我們自己都深感不可思議!回程我們在新中橫出口舉辦慶功宴,相約每年征服一座百嶽,做為長期凝聚友誼的方式,並為彼此見証人生的里程碑!

  僅代表本組記錄本次玉山之行,供全班同學參考。如果有興趣,請加入我們每年征服一座百嶽的創舉吧!